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272章 阳谋对阳谋

小说: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作者:点爷01 更新时间:2019-08-24 23:40:29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所有情况中——‘对手的意图’最为重要。”艾格说道,“不如我们先来想想,道朗·马泰尔亲王到底为何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吧……在你带领北境军队撤出战丑,多恩的部队是否如约同样离开?”

  “就我所知,是的。”

  艾格支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后再次抬起头来:“我不了解道朗·马泰尔,但与他弟弟倒是有点交情……从奥柏伦提到他哥哥时的态度来看,这位多恩的实际统治者不是傻子。他这么做必然有其原因,我们最好回顾一下战局,再尝试从中找出道朗亲王的真实意图。”

  “好。”罗柏这个月来一直纠结于此问题,却从来没从这种角度作过思考,此刻也被艾格的思维方式吸引。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能分析出些什么来,便顺着他说的回顾起来:“史坦尼斯国王发兵南下时,曾向多恩送出过召集令,不过当时并未得到回复和响应。直到王领和勤王大军压境,将风息堡团团包围的关键时刻,多恩人才忽然从南面冒出来……完全不顾国王的严词命令,不宣战却带着明显敌意地出兵抵近王军侧翼,让史坦尼斯完全没法专心攻打城堡。在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同时,北境军队正在风息堡西面阻击驰援的河湾军,在一番交战后陷入僵持——随后,我就收到了来自道朗亲王的信。”

  罗柏停下喝了口水,继续叙述:“多恩人不希望史坦尼斯国王击败叛军夺回风息堡,这点没有疑问……但令人费解的是,他们也没有遵循伊耿·坦格利安的指令。在北境军队撤离战场,国王也率兵撤离风息堡后,黄金团和他们花钱雇来或新组建的佣兵团出击向君临方向进攻,多恩军队却在这进攻的最佳时机打道回府,在河湾军也遭受重创无力配合的情况下,小伊耿的叛军扩大势力范围的尝试被挫败,除了风息堡及其南方的小部分城堡乡村仍在他们控制下外,国王依旧控制着大半风暴地和整个王领。”

  ……

  还没全讲完,罗柏就意识到艾格使用的思维方式有何优势了,通过置身局外回顾风息堡之战的前后经过,他很快发现了自己之前独自考虑时的思维死角:“河湾虽然余力尚在,但连连战败的提利尔家没有足够将其完全发挥出来的威望;西境仍在观望,但因为弑君者杀了疯王的原因,他们绝不可能站到真龙旗下……多恩又并未真正投入作战。得不到援助这样继续下去,无论那个伊耿·坦格利安是真是假,都没半分胜算!”

  “太好了——你看,这么快我们就达成了第一个共识:叛军没有胜算。”艾格表示同意:“可在这种情况下,多恩不仅掺和了进来,还不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他们到底是想要什么?”

  “我也好奇这个问题。”

  “空想想不出来,还是那个办法,我们不动脑子了……来看看多恩人在这场战争中得到了什么吧。”艾格直起身子,将手臂搁到了曾经艾德·史塔克坐过的书桌上:“不折一兵一卒,只靠带兵风暴地一游,多恩让身经百战的国王夺不回自己从小长大的城堡;靠一张纸和一勺墨汁,他们让七国战斗力最强的北境军队依着他们的意愿打道回府……制定这些策略的是高人,可多恩从这一系列操作中得到了什么?”

  “得到了什么?”罗柏毫不掩饰疑惑,迟疑地说道:“我觉得……似乎什么也没得到?”

  “不是似乎,就是什么也没得到,甚至还要承担军饷和粮草的开支……傻子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但我们在一开始排除了道朗亲王是傻子这项可能。”艾格东扯西扯地拖延了几分钟,仔细回忆了仿佛上辈子读过的原著剧情,自己心里也大概有了个数,可以揭晓答案了:“排除一系列可能后,那答案就只剩下一个了——马泰尔家并不是想要从中得到什么,而是要以出兵的形式,防止自己失去某些东西。”

  失去什么?罗柏越发听不懂了,想了想,反正都开口请教了,心一横,干脆放下了人前的北境守护架子,扮演起虚心求教的学生来:“多恩在簒夺者战争中支持了坦格利安家不假,但那是遥远的过去了。史坦尼斯国王确实经常被人质疑过分铁面无私,但他绝没有偏执到坐稳王座后还会翻出多少年前旧账——清算马泰尔家的程度。他们担心失去什么?”

  “环境。”艾格吐出一个词,“准确地说,是混乱的环境:多恩的综合实力在七国中位于下层,平日里并无撼动整个维斯特洛的本事。此次他们若不出兵,史坦尼斯国王便会攻破风息堡,驱逐乃至消灭黄金团,再合四国之力迫使河湾屈服甚至改天换地,将维斯特洛恢复到劳勃国王时代的统一局面……一旦国王坐稳铁王座,多恩除了屈膝臣服外,将再无其它出路,他们必然是有所图,不想看到七国状况回到‘平日状态’,才会在关键时刻搅浑水。”

  “伊耿·坦格利安可是道朗亲王的外甥,为了证明自己身份是真的,只要多恩支持他,他登上铁王座后必然会给予多恩优待……还有什么比推自己外甥坐上王位更有利可图的?”

  “比推自己外甥坐上王位更有利可图——好问题。”艾格反问:“你说呢?”

  ……

  “马泰尔家自己称王?”沉默了好几秒后,罗柏犹犹豫豫地做出了猜测。“可这一代马泰尔家族成员的坦格利安血脉稀薄到几乎可以无视,继承顺位更是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天南地北……无论按照哪一国的继承法,都轮不到多恩人来坐铁王座啊。”

  “马泰尔家本身没资格碰铁王座,但如果马泰尔家的人——娶了最后的坦格利安呢?”

  “最后的坦格利安?”罗柏神情一震,现在世人视野中有两个坦格利安,其中不带把能被娶的只有一个,而她恰巧也是公认“身份无疑”的那个,他立刻明白了艾格所指:“原来如此,他们是想让维斯特洛保持混乱局面,削弱潜在战争对手们的力量……等到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从狭海对面返回迎娶她后,凭丈夫身份,获得染指铁王座的权利!”

  这个猜测一出,之前的一切困扰都迎刃而解,罗柏顿生豁然开朗之感:“怪不得!多恩自始至终不肯真正参战,甚至连公开宣布承认伊耿·坦格利安身份都不肯。却不仅出兵阻止史坦尼斯夺回风息堡,还写信给我要求达成协议——他们是想在自身实力不受损去情况下让史坦尼斯坐不稳王位!只要马泰尔家迎娶到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再公开否认伊耿·坦格利安身份的真实性,最有资格宣称铁王座的就成了多恩人了!”

  “没错,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容易解释一切的可能了。”从仅有的一点的线索推导出结论需要强悍到恐怖的跳跃思维能力……即使是艾格也自认没这个脑子,但如果是对剧情和人物有印象和了解、知道结果再装模作样地编一个推论的过程,就简单许多了。

  罗柏脸上的疑惑已经褪去,只剩下了震惊:“我得将这一怀疑告知史坦尼斯国王,绝不能让多恩这么轻松地坐享渔利!”

  “不能让多恩坐收渔利……这一本能反应可以理解,但你打算怎么做呢?此外,你要如何向国王解释你猜测出马泰尔家意图的依据?就算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应对,难不成——主动向多恩宣战?”

  “这——”罗柏顿时语塞,震惊之色重又变回了纠结。之前他对艾格的聪明只是有所耳闻,这下亲身体验过一回,再无疑问,便再次看向他,目露征询之色:“难道,我就算知道了多恩人的真实意图,依旧什么都不能做?”

  “我不能直接给出结论,这得看你。”艾格耸耸肩,装完逼,得把局势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引导了:“马泰尔亲王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态度,我毫不怀疑,如果北境军队再次南下,多恩也会针锋相对地派兵北上,他们想要保存实力是真,但若有必要时,多半也会毫不犹豫地参战。那么,该如何做,就得由下面一系列问题的答案来决定。”

  说话者咽了口唾沫,罗柏见状拿起桌上的水壶——给守夜人也倒了一杯。艾格道了声谢,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口:“北境和多恩一起加入战争,国王和叛军双方都获得生力军加入,国王一方的优势到底是扩大了还是缩小了?换言之即:您有信心能重新集结到强于多恩军队的兵力吗?如果能,又如何保证在离开期间保证北境不再受外部势力的威胁?无论是那个新的铁群岛之主,还是塞外的异鬼,可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2是1的两倍,可3却只是2的一点五倍……这是个很简单的数学原理:双方都获得新加入的援军,较强一方的优势并不一定扩大。

  当然,战争并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

  罗柏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低下头,沉思起来。

  ……

  越是生存在恶劣环境中的人往往越是坚韧,这是北境士兵的战斗力冠绝七国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多恩也不是什么好地方。罗柏虽没去过,但仅靠耳闻也能大概知道这是怎样一片土地:多石、多山、干旱而贫瘠——没一个是好词,坦格利安家有龙依然要靠联姻才能征服的地方,即使是北境人也不敢轻视。

  艾格问的第一个问题,罗柏的答案就是否。

  北境和多恩的综合实力对比如何,谁也说不准,只有挨在一起打一仗才能知道。但这场战争的主要战场风暴地,却是在多恩的家门口、距离北境千里之外……再算上北境已经和西境、河湾都轮番打了一仗……

  河湾地实在体量惊人,而与之为敌的另外半个维斯特洛也并非无还手之力,两个庞然大物争夺国祚的对抗根本没法在短时间分出胜负。在凛冬即将降临的关头回去参战并拉多恩下水,只会让双方实力对比更加均衡,除了增加更多互相消耗的资本外,没有太大实际意义。

  更何况,离家千里然后老窝险些被端的滋味,体验过一回就够了,罗柏实在不想再来一次。

  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但罗柏真的讨厌这种不得不按敌人的意愿行事的感觉:“没有任何能破开局面的办法吗?”

  “有——两方中的某一方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比如史坦尼斯国王生擒或杀死伊耿·坦格利安……或反之,战争将迅速结束。除此之外,就只有让西境重新站队了。”艾格不假思索地迅速回答:“至于破多恩马泰尔家的坐山观虎斗之计,难!阳谋的特点就是——根本不怕被看穿。就算道朗亲王对史坦尼斯国王和伊耿·坦格利安公然宣布自己的计划,那两方也只能继续互相死磕,别无他法。”

  史坦尼斯带兵和行事风格都是谨慎而老练,且极有识人之明,就算败也不太可能陷入危机……而那个所谓伊耿·坦格利安,更是处于黄金团密不透风的保护之下,自登陆维斯特洛以来连公开露面都没过几回,想让这两个关键人物出事而结束战争有点难;至于怎么让兰尼斯特家重新站队,刚刚带着从西境抢来的大量黄金回家的罗柏……连想都不敢想。

  局势和利害关系,艾格已经用诱导的方式分析得足够清楚,最终的决定罗柏没有再拜托对方出主意。

  他咬了咬牙,面带不甘地锤了下桌子:“那我也就只能继续宣称支持史坦尼斯国王,以安抚河间和谷地,同时却不派兵参战,在北境养精蓄锐,等待最佳的参战时机出现了。”

  “好主意,而您面前正好有个不错的理由。”艾格点点头道,露出笑容:“您返回北境后立刻北上长城视察情况,然后发现死人大军对北境的威胁已经大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所以决定留守坐镇北境,在解决尸鬼的威胁前,不再大规模派兵南下。”

  罗柏抬了抬眉毛:“这倒是个好主意……”

  “不止呢,我猜,在道朗亲王给您的密信上,只说了要求您的军队撤出战场,没提北境必须退出战争吧?”

  “这倒没有。”

  “那事情就简单多了,我们以阳谋对阳谋:躲在家里好好过冬,养足精气神,做好应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归来的准备;同时,为安抚住谷地和河间,也为向国王展现忠诚——你除了不大举带兵出征外,得让整个北境都运作起来,毫不掩饰地为盟友们提供战备物资等一切能提供的支持。可以想象:多恩和河湾也会以类似的方式支持以黄金团为代表的叛军……但对面各怀心思的三方之间,绝没法像北方四地这样的长期盟友一般——合作得顺畅无隙。”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