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305章 毒虫与司令

小说: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作者:点爷01 更新时间:2019-08-24 23:40:29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新赠地民的居住地并不囤积资源,好在后勤部早已提前一天运来了食材和厨师。吃喝方面无虞,而重逢的安柏家父女又大大缓解了北境和来自塞外的“野人”同屋的尴尬——冰痕城对北境诸侯的接风宴简单却不简陋、算不上热情但也没有怠慢,总算是没在最开始就出什么岔子。

  入夜,北境几大家的成员们分配好了“招待所”中的房间开始休息,而随行护卫们也在各自带队者的安排下,开始了轮流守夜。

  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此刻冰痕城内的新赠地民,男女老少加起来足足有上千。北境巡视团将在他们更习惯于称之为野人的这帮新赠地民“包围”下渡过这一夜,值夜的士兵们个个都竖着耳朵,警惕地监视着四周的一草一木。

  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狼嚎,除此之外便是冷风凄厉的号叫,以及偶尔传来建筑顶上积雪滑落砸中地面的闷响……值夜者换了一班又一班,令人担心的暴民作乱夜袭完全没有发生,直到云层密布的天空中也慢慢开始亮起来,才有一名无论是模样还是身份,都完全出乎预料的不速之客,从要塞外赶来。

  ……

  “有人从西面抵达,直接进主堡去找了北境贵族们?”不用了解更多,光听守卫这一句描述,艾格就立马意识到来者不善:“听到有人叫他名字了吗?长什么样,是否有明显特征?”

  “没听见叫什么,但看上去像是跋涉了很长一段路的样子,身上全是板结了的雪块,冻得连话都说不利索,和卫兵嘀嘀咕咕交涉了好一会,才被放进去。”

  (难道是影子塔派来传信的人到了?自己先前让肯特连夜送信筹备行动,这下对手们也以牙还牙,用同一招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艾格皱起眉头:他对此做过了心理准备,但报信的人在这大雪天里还能来得如此之快,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冰痕城没建起围墙的坏处顿时显现出来:自己就算有通天本事,也没法将偌大的一个聚居地全封锁起来。向罗柏汇报时说的是刻意如此安排,但事实是:将上千新赠地民安置到这座当年只驻防几百名守夜人的要塞里,建筑材料修缮居住用的房子都堪堪够用,根本没多余的能拿来建墙。

  ……

  原本身心轻松地早起,想去确认下五个部落都准备好了迎接北境贵族们的检视和询问调查,谁想刚出门就听到坏消息,一腔热情顿时熄了大半,艾格转身往回走,打算抓紧时间召集心腹,启动后备方案,顺带整理一下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师傅,早!”匆匆地穿过场院,一个清脆又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

  “艾莉亚?”艾格看看四周,没见到这位史塔克小姐的侍卫,顿时板起脸来:“没有人告诉你这地方不安全吗,别一个人乱跑。”

  “我没乱跑啊,就是想在早餐前转转,瞧瞧野人们到底长什么样嘛。”艾莉亚原本高高兴兴地和艾格打招呼,结果他上来就是一通训,立马撅起了嘴:“再说,我现在和你在一起,有什么不安全的嘛!”

  “他们现在不叫野人,叫新赠地民。”艾格纠正了女孩的错误说法,“我现在有正事要办,你乖乖回主堡里去找你哥哥,不许再一个人出来。”

  “你好烦啊,不要你管。”

  艾莉亚委屈地一跺脚,扭过身子就往主堡走,艾格却在这时脑子一转,忽然回想起这丫头身份的最大用处:“哎,回来,和你说个事。”

  “干嘛?”女孩本想赌气不理他,但几回用冷战这招对付艾格都没起作用,想了想,还是不情不愿地回过身来。

  艾格靠近过去,小声说道:“刚才有人从西面过来进主堡去找了你哥哥,你去帮我看看是谁,顺便听听他们谈了什么,待会过来告诉我。”

  “你要不要脸,要我给你当间谍时就不说安全了!我才不,我现在就回房间呆着去,省得又有人说我乱跑。”

  “哎别嚷嚷!”艾格拉住了作势要走的艾莉亚,给她揉了揉肩:“好了好了,刚刚错怪你了,我道歉还不行么。乖,帮我个忙,师傅以后疼你!”

  “去你的,恶不恶心。”明明知道对方是在哄自己,偏偏被他一揉瞬间没了脾气,艾莉亚拿这厚脸皮的师傅一点招也没,做了个呕吐的表情,眼珠子一转:“要我去偷听也行,你有机会要带我去看那棵树!”

  “好好好,下次你到长夜堡,保证带你看个够!”

  ***

  哪怕同是家人,也绝没第二个人再能像这样大摇大摆地去偷听罗柏·史塔克与他人谈话:凯特琳·史塔克作为大人不好做出太过反常的举动;珊莎出了名的温文尔雅和听话懂事;布兰·史塔克哪怕是摔伤前,也只有爬墙这一特殊爱好……而瑞肯则还完全是个孝子,更不用多提。

  唯有艾莉亚,临冬城上上下下都知道爱乱跑的二小姐,既受宠爱又时常行踪不定,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引起怀疑。

  史上最放肆的间谍大大咧咧地走到兄长房间门口,朝站岗卫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别说话,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门缝,溜了进去。

  屋内,北境诸侯刚刚被封君召集,一起见了远来之客:约恩·罗伊斯。

  这位昔日的符石城伯爵总算赌对了一回,他昨日从黑城堡出发,在长城北面贴墙赶了一天的路,完全没被异鬼或死人们发现——当然,也可能是被发现了,只是那帮鬼东西懒得为攻击区区一个活人而靠近长城。总之,他奇迹般地没遇到任何危险或麻烦,在天黑前越过了数座要塞,最终在艾格完全没与之通过气的石门寨,在墙顶放哨卫兵的帮助下上了冰墙。

  短暂休息片刻,他又立马上路,凭着满腔仇恨和绝不让对头如意的决心,又连夜从石门寨东返,终于在天亮时抵达了这里。

  虽然在劳勃国王对谷地的“平叛”中成为了对立方,约恩但毕竟是艾德·史塔克昔日老友,罗柏·史塔克对这位如今获罪披上了黑衣的老大人保留了几分尊重,客气地接待、并听完了他所说。

  “罗伊斯大人,您赶了一夜路,想必辛苦了,不如先下去换身衣服,吃点东西,我们会认真讨论您所说的内容,并尽快做出应对。”

  这是不希望自己听到他们商量的过程,约恩生下来就是贵族,自然听得明白罗柏的意思,点头同意,扫了坐在旁边椅中一排神态各异的北境贵族一眼,退出了屋子。

  ……

  这间供北境守护住的临时“主卧”当初是冰痕城守夜人们的武器库,空间颇大,门口距内部也有一些距离,无论是已经出门的约恩,还是仍在屋内的一众北境人,都没发现躲在隔墙布帘后的艾莉亚。

  罗柏·史塔克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愁眉不展地思索了会,才开口说话:“罗伊斯大人方才所言,大家都听到了……不知各位大人,对此有何看法?”

  “我认识约恩可有些年头了,虽然上次打交道是在战场上为敌,但莱莎·徒利的破事嘛……大家心里有数,我不觉得他是个骗子。”卡史塔克嘀咕道,“若他所说属实,那艾格打着你的旗号干这些破事,可就有些……大逆不道了。”

  卢斯·波顿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卡史塔克,转头看向罗柏:“我想先问一句,艾格是否有向您汇报过这些情况?”

  “有……然而只提了事情起因的那一点点,而且说法也和约恩的大相径庭。虽然我更愿意相信我更熟悉的他,但不知怎么,我觉得约恩说的更接近事实一些。”罗柏无奈地说道:“安柏、葛洛佛两位大人,你们的看法呢?”

  “虽然深林堡欠他个人情,但我还是不得不说,艾格这回做得有些过分了。”葛洛佛坦率地说道,“大人您无论怎么处理,我没有意见。”

  虽说昨天艾格才帮大琼恩的叔叔父女团聚,但老实讲,整个安柏家族里,对这么一个失踪了几十年的女性成员归来感到多么高兴的,也就莫尔斯一个,要说安柏家欠谁人情,实在有些勉强……最后壁炉城伯爵耸耸肩:“我和葛洛佛大人意见一样。”

  “我对事情真相如何持怀疑态度。但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暂且认为约恩·罗伊斯所言属实,刚才他所说的全部事情确实为艾格策划实施的吧。”卢斯·波顿接话道:“但我想纠正大家一个观点——就算艾格派后冠镇军队包围黑城堡是真的,他这么做也没有违反七国上下任何一条律法。一名守夜人军团总司令的候选人,动用自己掌握的势力打压竞争对手,为自己造势,根本没义务向北境守护汇报。”

  荒谬。在座其余四人第一反应都是如此,但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又好像有些道理:在法理上,赠地和北境或七国中任意一国都是同级的,赠地内部为竞选总司令而进行的权力斗争,就好像河间、谷地……各大领主家族内部为争夺继承权而进行的明争暗斗一样——反正只要最后上位的人效忠国王,不造反不作乱,其它几国明面上都是无权进行干涉的。

  在这场赠地之变中,有错的反倒是来帮忙的山地氏族,他们身为来客和外人,却“勾结”守夜人中的部分,影响总司令选举,干预赠地内部事务——放到台面上来讲,可是一点道理都不占。

  偏偏,这帮山地民又是远道而来协防长城的援兵,连罗柏也不好意思指责。

  “艾格确实没义务汇报他的一举一动,可赠地和长城毕竟事关北境的安危,我们怎么可能真的不管?那按你的说法,真讲起道理来,赠地安置计划是否实施不也是守夜人内部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可我们不还是来巡视了?”卡史塔克面上露出不屑神色:“更何况,艾格这回可是打着史塔克家的旗帜为非作歹,这就是在危害封君的名誉,不可饶恕。”

  “史塔克家并不是艾格的封君。”

  “好吧好吧,只是口误……那他使我的封君名誉受污,更不可原谅!”

  “我们随后来讨论名誉的问题,先谈北境和七国的安危。”卢斯·波顿不以为意地撇嘴,面无表情地说道:“在狭海对面的魁尔斯,有一个古老的杀手组织、叫遗憾客。他们时常会用一种被称为蝎尾兽的毒虫来进行刺杀,之所以选择这种虫子,是因为其毒剧烈无比,无药可救,中者必死无疑。”

  卡史塔克伯爵不耐地皱起眉毛来:“你在扯些什么呢,毒虫与北境和七国的安危有个屁关系?”

  “别这么急躁,瑞卡德。”卢斯·波顿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这种毒虫是怎么被选出来的呢,根据可信度未知的传言,挑选者会将一堆毒虫倒入某个盆中,让它们自相残杀,最终幸存下来却没残的那只,便是兼具毒性和强壮两大特质的理想个体——这样的毒虫,便会被挑中,去刺杀那些高价值的目标,大人物们。”

  “您的故事让我大开眼界,波顿大人。”罗柏不明所以,但还是保持了礼貌:“只是,不知这和我们现在要讨论的话题……有什么联系呢?”

  “大人,如果您是遗憾客中负责挑选毒虫的那个人,您会在一堆虫子在盆里互相撕咬得不可开交时,因为其中某只虫子特别强壮、特别凶残……或是特别狡猾,而出手干预,让这场毒虫之争更加‘公平’吗?”

  “当然不会。”罗柏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是要挑选毒虫去杀人,又不是拿来观赏或斗虫找乐子,若有这么一只虫子,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出手……”话没说完,他便明白了老剥皮的意思:“原来如此,波顿大人您的意思是,守夜人军团总司令竞选就是在挑选‘毒虫’。我要的是其中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一个人来担任,谁是胜出者谁就是合格的下任总司令,我不该干预?”

  “没错,首席后勤官已经充分展现出了他的指挥、魅力、果决……等综合能力,如果您作为北境守护,在这场竞选的最后关头过多出手干涉,最后选出个别人来担任总司令,请问这个人,压得住控制着守夜人产业、又能轻松调动上千山地民战士、甚至已经收服了数万野人的艾格,防止赠地内部‘政令不一’的现象发生吗?”

  卡史塔克盯着卢斯·波顿看了一会,嘿嘿一笑:“真有意思,我也真是不明白了。若是盖伯特或大琼恩替他说话,老子起码还能理解。但我听说你和艾格并无私交往来,又是图什么,这样费老大劲替他说话?”

  ……

  (图什么?我所图甚大!只有野心勃勃,绝不安于现状的聪明人控制了赠地,北境几百年来一滩死水般的统治架构才有机会发生改变,你这种粗人、史塔克家的看门狗,也配知道,也能想得那么长远?)

  卢斯·波顿心生不屑,面上却依旧一脸淡然:“你听说的是对的,我和他没有私交,之所以支持他,完全出于私心。”他摊摊手,“因为我觉得,只有艾格·威斯特这样的能人统领守夜人军团防守长城,我才能在家里睡得着安稳觉,而不用担心忽然哪天正躺在床上,异鬼就突然带着一大帮死人兵临恐怖堡城下。”

  “没人质疑艾格的能力。”卡史塔克哼了一声:“但选守夜人总司令是为保卫七国北疆的安全,和挑毒虫去杀人能一样吗?他今天能随随便便就派兵包围黑城堡,把武器对准自己的誓言兄弟,谁又能保证他将来不会生出野心来,占长城为王,反咬我们一口?别忘了,当初‘守夜人军团的要塞不得建围墙’的规定,就是为防止总司令拥兵自重的情况出现!”

  “卡史塔克大人说的,正是我的考虑。”罗柏赞许地点点头:“波顿大人,守夜人总司令选出后,我可是要将后方放心地交给他的,这和把毒虫藏在礼物里去行刺外人截然不同——能力固然重要,但谦卑、忠诚、荣誉感亦不可缺。请相信我,我比在座任何人都更亲近艾格,希望他这个朋友能当上总司令,但若是他今日能打着我的名号对付自己的誓言兄弟,那我就要担心一下,他将来会不会在坐稳总司令的位置后,来威胁到我了。”

  “即使算上投降野人,整个赠地也不过四万人,北境能召集的军队都不止这个数,况且此地不能自产粮食,他就算有天大本事,又能拿北境如何?”卢斯·波顿明白多说无益,果断退了一步:“我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先选出个能人,度过这场凛冬危机再说。但大人您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只不过我觉得——仅凭一名因谋反获罪贵族的一面之词便决定改变对赠地政策的态度,未免太过草率,我们至少该给艾格一个老实交代的机会,让他解释一下,他会这么做的原因吧。”

  “哼,我猜那小子多半还是会油嘴滑舌地糊弄人,但既然波顿大人这么说了,我也同意:给他一个机会解释。”

  罗柏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桌子:“来人!”

  守在门口的卫兵迅速答应并推门进入,艾莉亚趁这机会嗖地窜了出去,差点被撞到的卫兵满脸莫名地看了眼自家二小姐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走进了内间:“大人,有何吩咐。”

  “去把首席后勤官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商量”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