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派人来叫了。

  卡特·派克知道躲不过,也不婆婆妈妈。一甩头,很是光棍地便带着约恩·罗伊斯来到了新任总司令面前。

  艾格有话要和他们说,自己何尝不也有话要和他说?

  但就在接近到还剩几米时,两人被艾格的下属们拦住了。

  ……

  “交出武器?”卡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我一个守夜人,在这黑城堡里,凭什么让我交出武器?!”

  “凭这是总司令大人的命令。”

  “哈哈哈,好一个总司令大人的命令。艾格,你见不得人的事干多了,也知道怕了?”卡特气极反笑,隔着几米远大声地讥讽起来:“堂堂守夜人总司令,在自己的要塞里见誓言弟兄,还要让对方先交出武器……说出去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艾格一言不发,只冷冷地盯着他们二人。

  他确实怕死,莫尔蒙的前车之鉴近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怕。无论达到什么样的地位身份,凡人终究是血肉之躯……一滴毒药、一把匕首甚至一块石头,就能要人的命。

  但今日他要卡特·派克和约恩·罗伊斯卸除武器后再来见自己,可不是单纯为了安全,更多的是在进行一场仪式。一场揭示彼此上下级的身份关系,并强化这一观念的仪式。

  俗一点的说法就是:要让对方明白现在谁是老大。

  通过这场考验的方式只有一个:乖乖服从命令交出武器,老老实实听完艾格从头到尾要说的话,并无条件地接受全部安排。

  除此以外的任何反应——无论是试图带着武器强闯,还是拒绝执行命令拂袖而去,周围这十几名训练有素的士兵都会瞬间将他们拿下,并立刻以“违抗上级命令”的罪名,将他们吊死在黑城堡的场院里。

  艾格确实答应了丹尼斯不找这两人麻烦,但他觉得,这一约定是局限在自己不追究当选总司令前发生的一切……之后的,他可不认。

  双方隔着几米远对峙着,空气仿佛凝固。

  卡特起先还大笑着嘲讽艾格,但接连几句骂出口也等不来艾格半个字的反击后,终于也渐渐感觉到自己像是在作败犬的狂吠,悻悻地闭上了嘴。

  “哼,简直荒唐!”

  约恩·罗伊斯可不像卡特那种粗人,骂人话信手拈来,他扔下这一句,怒气冲天地转身便走。

  但同伴的反应出乎预料:卡特反手一把拉住了他。

  身为东海望的最高长官,卡特·派克从不介意别人用鲁莽来形容自己:我就是一个莽夫,你能把我怎么样?

  但能爬到指挥官的位置上,终究不可能是傻子。

  卡特意识到情势不对劲了。

  身为东海望指挥官,他尽可以狠狠地瞪艾格,或是大声地嘲笑讥讽他,对方绝不能以“不敬”为理由降罪于自己,不然便是小肚鸡肠、没有容人之度,将是履历上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但有条红线绝不能触碰:违抗军令。

  再小的事,一旦上纲上线,都可以要人脑袋。

  丹尼斯说已经与新司令达成一致,但艾格这般人物,绝不是会受约定束缚的主。今天只要踏错一步,自己这东海望指挥官和身旁的前符石城伯爵,很有可能便没法活着走出黑城堡的大门。

  卡特·派克背后渐渐渗出冷汗,把牙咬得嘎吱响,但终究还是一手拽着约恩,另一手抽出武器,在周围效忠总司令士兵们手扶剑柄的警惕注视下,恨恨地把战斧朝地上一摔。

  若面对这样直白的提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约恩·罗伊斯这几十年也就白活了。他浑身僵硬地保持着转身要走的姿势好几秒,最终还是向性命之危妥协,甩开卡特的手,同样解开剑带,发泄般地用力往地上一甩。

  (哼,还以为你们不怕死呢!)

  艾格轻蔑地一笑,但在内心深处,也是略微松了口气。毕竟——若真在就职当日就于众目睽睽下在黑城堡里对自己人开刀,无论有多么光彩正当的理由,都会给自己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羞辱还没结束,侍卫在二人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目光中对他们搜了身,点点头,终于放他们通过,来到了依旧处于三名士兵拱卫着的艾格面前。

  ……

  神情平淡地看了两人一眼,艾格转过头去,扶着栏杆望向场院中:伊蒙学士的骨灰已经被收了起来,火葬留下的余烬和飞灰也被清理干净,但仍有十几名黑衣士兵在之前进行火葬的地方,手持工具,忙忙碌碌地干着什么。

  “卡特大人,约恩大人,你们两位猜猜,底下这几个人在做什么?”

  两人面色僵硬地扭头观察了一会,内心皆有了几分数,但都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

  艾格本也没打算等他们回答,很快便揭晓了答案:“没错,他们在搭一个绞架,一个为叛徒准备的绞架。”

  “你们二人,或是反对我的想法,或是与我有私怨、对我的个人品质有所质疑……总之就是有许许多多的分歧和矛盾,但你们并不是叛徒,充其量只能算反对者。”艾格背手于身后,语气波澜不惊地说着,“不管怎样,现在的事实就是——我成了总司令。而无论你们信不信,此刻,我这个新任总司令脑子里想的,只有‘如何将长城打造成铁板一块,让异鬼跨不进来’这一项,没有心思和你们再搞内斗。”

  他冷冷地看着二人,彼此身高差不多,但由于更年轻、站得更直,倒有点俯视的架势:“你们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和观点,永远当我的反对者。但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在这种时候挡我的路、坏我的事。若有,那就是我的敌人,是守夜人军团的叛徒!不管他有多老的资历,有多高贵的出身,有多大的后台,我都会毫不手软地将其吊死在为叛徒准备的绞刑架上!”

  ……

  讲清这一简单的利害关系后,艾格将矛头指向特定的个人。

  “卡特·派克。无论是伊蒙学士还是梅利斯特爵士,都认为我应该让你继续担任东海望指挥官,出于对他们二人的尊重,我选择给你一个机会,选择相信你会放下个人的成见,以军团和全人类的利益为先,把守好东海望。我向你保证,我不会频繁地召见你,让你不断来往于东海望和后冠镇间,再用放下武器和搜身来羞辱你、浪费你的时间。而你——也得向我保证,你会像我期待的那样,做好自己的工作。”

  虽然满脸怒火,但卡特的回答出人意料的爽快:“我会放下个人成见,服从你的一切命令,守好东海望!”

  “很好,我信了。之前在帮助北境驱逐铁民入侵的过程中,我抓到了好几十个降兵,他们已经同意加入守夜人以赎罪,如今正关押在后冠镇。你也是铁群岛出身,我相信你能管好你的这帮老乡——这几十个人,不许跑了半个,不然自己来辞职!”

  “除此以外,我还接到线报,海豹湾上,长城最东端延伸进海里的那部分海域,已经开始有结冰的迹象出现。为阻止死人大军从冻住的海面上通行绕过长城,我会在那几十个降兵外,再额外给东海望调拨二百人。无论你想什么办法,用什么手段,阻止那片海域的彻底封冻!”

  这事是真的,海豹湾与颤抖海相连,在洋流和潮汐的作用下,水面结冰很少发生,但万事无绝对……关于异鬼会踏冰来袭的担忧一直在守夜人军团中存在,艾格自然要提防这种情况的发生。但,这两百人更重要的任务,还是缓慢渗透东海望,监视并悄悄架空卡特·派克。

  若卡特老老实实地履行指挥官职责,以守卫东海望为己任,那么艾格调去的人便会像正常的下属一样服从其调遣、听从其命令……可若是卡特有策划阴谋,或是为报复自己故意不作为甚至放异鬼通过之类的迹象——尽管不太可能——那么这些埋在东海望里的暗棋,就会瞬间发动,拿下卡特并接管城堡。

  指挥官和各自要塞里的士兵是有羁绊的,艾格不否认这一点。但他绝不相信,这种感情会牢固到大家愿意跟着他造反或是送死的程度——尤其是自己开始给全体守夜人发钱之后。

  ……

  敲打完这一个,艾格转向另外一人:“约恩大人,你组建公义者同盟到底算不算对铁王座的叛变,我说了不算。但威玛·罗伊斯不是我害死的这一点,我不会再解释下一遍。不得不承认,他的牺牲为我争取了逃命的机会……我不喜欢他,但他是战斗至死,这一点没有疑问。出于对烈士和曾经战友的尊重,我真的不想杀他的老爹——除非你逼我。”

  “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地与我作对,我向你保证,输的一定是你。而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友善地提醒:你不止威玛这一个孩子……若你阻挠我在赠地的行动,影响我守卫长城的安排,我将迫不得已地处死你。”

  “可以想象——你剩下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很可能会想法为你报仇。”艾格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努力做出咬牙切齿的狰狞神情:“尽管说我狂妄吧,但我就是有这个信心——万一不得不与整个罗伊斯家为敌,我也一定会赢!”

  “若你的孩子、亲族或下属跑来为你报仇,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灭一双。若有必要,我会学劳勃国王对付前朝余孽的坦格利安一样,把所有‘罗伊斯’都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你不信,便去试一试!”

  约恩·罗伊斯用他那双灰色的眼睛无畏地与发出威胁的人对视,让艾格都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起了效果。

  “当然,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作死的机会。”艾格收起了恶魔般的凶狠神情,“从今天起,你和全体谷地戴罪诸侯贵族,全部被调入后勤部,开始负责后冠镇对七国零碎杂物的采买和看守运输。我会给你们每人配一两个同事,配合工作,监督你们的行踪……决不让你们再有空闲和机会胡思乱想。”

  修饰得好听,但其实本质很简单:将约恩·罗伊斯和他的势力——同样被放逐到长城的其余谷地诸侯——完全分割开来,同时放逐出长城和赠地,并派人监视,干些他们无论怎么做,都永远不可能威胁影响到大局的无聊琐碎工作。

  ***

  以上,便是艾格内心挣扎了很久后,才最终放弃“一劳永逸”的方式,转而采取的最终安排。

  他从一开始便明白:自己不可能和这两个家伙,尤其约恩·罗伊斯缓和关系,重归于好。与其态度温和然后被视为软弱,不如干脆当个彻头彻尾的恶人。

  这么做有两种可能的结局:要么真的吓住了这两人,从此军团再无内部斗争;要么反而激发了对方“血性”,愈发激化矛盾,最终还是不得不杀。

  艾格没法预判会是那种结果,但为了确保后一种情况发生时能将损失降到最低,他也安排好了后备方案:他会放卡特·派克回东海望——在他安插好人手和眼睛后。只要这莽夫再有丝毫异动,哪怕只是一点点征兆,艾格也会毫不留情地撑起“恶人”这一角色的设定,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他给对头一条活路,走不走,由他们自己选择。

  ……

  “不,约恩哪也不去,他留在东海望。”就在艾格已经说完想说的所有话,准备挥手让二人退下时。卡特·派克忽然冷冷地开口,“我以淹神的名义发誓,绝不会再以任何形式和你作对,但就提这一条要求:他留在黑城堡。”

  艾格意外地看向说话者。

  他今天和这两个老头说的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不接受讨价还价的命令,谁想却在已经说完的最后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弹。

  他认真地盯着卡特看了一会,忽然明白对方为何一副视死如归,绝不退让的坚定神情了:他多半以为自己把约恩调走,是要找机会对其下黑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除掉了。

  这可真是……应了一句话:人只要上进,总有一天会成为别人故事中的坏人。

  天地良心,艾格从来没那么想过。

  原因很简单:作为自己众所周知的公开反对者,无论约恩·罗伊斯在何时何地、以什么形式死掉,赠地大众乃至七国上下……尤其是史塔克和罗伊斯两大家族,都会断定是自己杀的。既然逃不脱副作用,又何必遮遮掩掩?

  若艾格决心要下杀手,便一定会明正典刑,才不会搞什么无意义的偷偷摸摸。

  ……

  但卡特这一挺身而出,却让艾格至少获取了一条信息:对方害怕了,而且是真的害怕。而这则意味着,自己扮恶人的表演和赤衤果衤果的威胁,起效了。

  卡特这家伙,明明被约恩坑得不轻,却还是想要保护后者,也实在让艾格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想了想,忽然意识到,也许同意这个条件也不错。

  “你确定坚持这一点?”

  “我坚持这一点。”

  “好,那我丑话说在前头:但凡我发现了一丁点约恩仍不肯罢休,还想继续使坏的迹象或线索,我不管你知不知道,有没有参与,只要不是你亲自把他绑起来送到我面前,我都会直接认定——是你们两个人在共谋。”艾格眯着眼睛说道:“假如将来有一天,我不得不把他吊在下面的绞架上,我保证——他旁边一定也有你的位置。即使这样,你也仍然坚持?”

  “我会管住他,若他依然无视大局,我绝不再顾及情分。”

  “希望你能办到。”艾格哼了一声,“该说的,我已经全说完了。接下来,就在黑城堡安心再呆两天吧,何时能离开回东海望,等我点头了再说……最后给你提个建议,采不采纳随你:把海豹湾除冰的工作交给约恩管。多花掉点时间精力,也能少点胡思乱想的力气。”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