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前想后的过程才最为痛苦,在内心做出决定后,艾格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他强迫自己忘掉卢斯·波顿一番暗示给自己带来的情绪影响,先投身于当前的工作。

  在对手是异鬼的情况下,这一点还挺容易做到的。

  此次南下向北境诸侯借钱,艾格的预期目标是3~5万金龙,但最后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头一个上任就来要钱的总司令,对“交保护费”司空见惯这帮贵族们早已有心理价位,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给多少拿多少。

  从除波顿以外的一堆家族嘴里,他零零散散一共抠出来了约一万五千金龙,但加上老剥皮借的那一万,总额意外地接近了最低目标——而且其中一大半还不用还。

  资助的许诺到手了,但没人会带那么多钱上战场,艾格接下来还得派手下们携带信物前往各家族居城提款……除了钱以外,罗柏这个北境之主,倒还算靠谱地主动提供了人力支持——他向所统治的颈泽以北全境通告,下令空闲的石工木匠等手艺人聚集到临冬城,准备北上支援西海岸军港的建设。

  赠地劳动力不缺,掌握技术的师傅却几近于无……这批人的参与对艾格所掌握人力的整体素质提升有极大帮助,也能大大省下一笔他寻访和雇佣人才的费用。罗柏如此重视军港建设,倒颇让艾格受用。思量一番后,他打算顺路去一趟临冬城,拿到史塔克家的“捐款”并接到这批专业人员后,再一同返回后冠镇。算是对北境守护的尊重,顺带也展示下自己重视技术人才的姿态。

  ***

  随着赠地的建设和发展,身为其核心的后冠镇与南方的各方面交流沟通日益频繁,坐落于国王大道上的临冬城便避无可避地成了重要中转站,三天两头就有出差办事的守夜人产业员工路过暂住。

  按理说,未受邀请却频繁拜访的客人往往不受欢迎,但在罗柏的指示下,临冬城内却是一点也不敢怠慢。除了增添了仆人数量以确保不误事外,甚至在客室楼内为来往的守夜人军团麾下办事人员指定了专用的房间。

  此刻,艾格就在客室楼前的校场边,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观察着场地中央留守士兵的操练。

  尽管挺想悄悄拿了钱、领了工匠们就走的,可惜这座城堡就这么大,他来访的消息实在很难瞒过二小姐。

  果然,才站了一会,艾莉亚就兴冲冲地跑过来找他了。

  “师傅师傅!”

  尽管头皮发麻,但艾格还是挂上了一副慈祥长辈的表情,朝多半以为自己是特意来看她的艾莉亚、以及跟在她身后的弥赛菈——不,现在应该叫梅芙点点头。

  “师傅。”艾莉亚毫不避嫌地一把挽住他:“梅芙说想问问她那两个兄弟在长城过得怎么样,但一个人不好意思来,我就陪她来了。”

  “他们并不在长城。”艾格朝曾经的拜拉席恩王朝公主温和地笑笑,“而是在远离前线的后冠镇,我为赠地居民办的学校里,以守夜人的身份‘看管’赠地民学生——当然,职位是看管,实际上也是在学习。我嘱咐老师额外关照,以他们曾受学士教育的底子和基础,多半会很轻松。”

  “大人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实在太感谢您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师傅肯定会照顾好你兄弟的嘛。只要乔佛里别再以为自己是个王子欺负别人……哼。”艾莉亚习惯性插嘴道,急匆匆地打断了弥赛菈的话,然后一脸兴奋却不知为何飞快变成了烦恼:“师傅,马上就是我的第十三个命名日了!”

  命名日,就是维斯特洛人概念中的生日。艾格有些意外,赶紧做出一副抱歉的表情:“哦,是么……糟了,我没给你准备礼物。”

  “啊呸,谁要你的礼物啊!”艾莉亚恨恨地一跺脚:“那个哈利来了,说要陪我一起过命名日!”

  “哪个哈利?”艾格一头雾水,总不能是哈利·波特吧。

  艾格这一问顿时暴露了他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事情,把女孩惹恼了。艾莉亚生气地晃了晃艾格被她拽着的胳膊,甚至掐了他一下:“哈罗德·哈顿!我表弟劳勃·艾林的继承人,大家都叫他‘继承人哈利’!哎呀,就是我的未婚夫啦!”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艾格恍然,不怪他记性差,而是此人和自己实在没多少关联,没必要记住罢了。

  怪不得凯特琳夫人前几周特意派人去后冠镇催女孩回家,原来是女婿上门来看人了:“怎么,他这么急着要和你结婚吗?在北境,多少岁能结婚了?”

  “不知道啊,好像没有规定吧。”艾莉亚哭丧着脸,“反正十三岁可以了,怎么办啊,我还不想嫁人啊。”

  “应该不会,哈利多半只是应家族长辈的要求来见一见你——开始培养感情。”跟在艾莉亚身后的弥赛菈小声地开口劝慰:“十三岁确实已经达到了公认的结婚最低年龄,但一般情况下,只有男方势力远强于女方家庭、或是双方都急于通过这次联姻来确认联盟关系,才会这么早结婚。像艾莉亚这种情况的话,至少十六岁前,哈顿家族都不敢催。”

  ……

  弥赛菈毕竟是公主出生,这种贵族游戏里的规则了解得颇透。

  史塔克家之所以安排艾莉亚的这场联姻,是因为现任谷地领主劳勃·艾林,鹰巢城公爵是个有癫痫病的小破孩,身体状况极差,随时有可能在留下子嗣前就一命呜呼——而现存于世的谷地贵族中,“继承人哈利”因为外婆姓艾林,“躺赢”成了鹰巢城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但劳勃·艾林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且是临冬城公爵的亲表弟,北境与谷地的联盟状态无论是从血缘还是政治上来看都自然且牢固,“双方急于通过联姻来确认联盟关系”这一条显然不满足——艾莉亚的婚约,说白了只是一个最糟糕情形下才需要启用的保险。

  哈顿家族作为一个在谷地排不上号的中等家族,不可能在与史塔克这样强大领主家族的联姻中称得上“强势的男方”,自然也就没资格决定成婚日期,就连想看一下自己的新娘,都得借着庆祝命名日的机会,大老远跑过来。

  ……

  “听见没有,给你那小表弟祈祷一下吧,只要他活着,十六岁以前都没人催你,慌什么。”艾格摆摆胳膊,却没甩脱艾莉亚的双臂,只好任由她挽着:“你的未婚夫——人呢,也不怕他看到你这副模样,吃醋将来对你不好?”

  “还在路上呢,有两天才能到。”艾莉亚闷闷不乐地黏在艾格身侧:“可我就是不想嫁人嘛,现在不想,十六岁也不想,永远也不想。”

  “说什么胡话呢,这是你想不想的事吗。”艾格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卢斯·波顿的那一番暗示。史塔克家的地位都正受到觊觎,作为二小姐的艾莉亚,却还满脑子天真想法,不想履行自己作为贵族小姐稳固家族地位的义务,这可真是……

  “师傅,你帮我想想办法,把婚退了嘛。”

  噗,传说中的退婚?名场面啊!

  这熟悉的词让艾格瞬间产生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联想,还好他在强大的理智下迅速收摄心思,瞪了女孩一眼:“瞎想些什么呢,婚是能随便退的?就算能,我一个守夜人总司令能说得上什么话?”

  “不是什么都难不倒你吗,帮你最听话的好徒儿退个婚有什么可怕的!”艾莉亚撒起泼来,扭着身子蹭他:“哎呀我不管,反正你得给我想办法,至少……至少得三个!”

  嗬,是啊,我就你一个徒弟,最听话,最漂亮,最可爱,最优秀,反正没竞争者,还不是任你一张嘴随便说?艾格头大无比,自己会给外人留下什么难题都能解决的印象,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多厉害,而是因为自己从来不会去做没把握完成的事。

  但帮北境守护的妹妹退婚?这tm根本不是“有多少把握”的事了,是根本无从下手好么!

  “别闹!”

  “我就要闹!”仿佛抓到救命稻草的艾莉亚当然不依,“你今天不给我出三个主意,我就在这不走了,晚上也去钻你被窝!”

  天啊,艾格在心里哀叫,这熊孩子怎么什么都敢瞎说,这边可还有别人在听着呢!自己真就应该从深林堡离开直接回后冠镇的,来临冬城拿钱和领人的事,交给谁去办不好!

  “好好好,我给你出主意!”艾莉亚真敢晚上往自己被窝里钻,艾格丝毫不怀疑这一点,怕纠缠下去这疯丫头会把两人一起睡过的事也捅出来,他赶紧服软。“你先撒手。”

  “嗯。”女孩依言松手,喜滋滋地站在原地望着他,得意洋洋,多半是觉得:只要是艾格出的主意,百分百管用。

  ……

  大敌当前,自己却一会要应付心怀不轨的卢斯·波顿,一会要考虑怎么帮一个贵族少女退婚,生活就是这么荒诞。艾格暗暗决定:只要天上不下刀子,明早临冬城一开门就启程回后冠镇,这边的事派下属来处理。

  头疼归头疼,他还是认真地开始思考起来,想尽快弄出三个方案来交差——先把这头小母狼打发掉,把今天混过去再说。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