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351章 知己知彼(下)

小说: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作者:点爷01 更新时间:2019-08-24 23:40:29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这说的明显是天上那颗血色彗星。它如何产生、为何悬在空中既不动也不消失,没人说得出。”

  “‘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毫无疑问,是指已经来临的冬季,以及引申而至的异鬼来袭。”

  “‘在这个恐怖的时刻,一位英雄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废话一句,说了和没说一样——什么地方没有烟和盐?长夜堡的厨房里就有。”

  “总算有些实质性内容,也引起很多争议的是后面的内容:‘他将唤醒石中的魔龙,拔出烈火中的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布兰的摩挲着扶手,“这句,既可以是描述事实,也可以是复杂的隐喻。在开始解读前,首先要接受这一点:预言中出现的事物并不一定就是其本身——石中的魔龙不一定就是真的龙,燃烧之剑不一定就是在冒火的剑,它们也可以是一种象征和指代。”

  看艾格点头表示理解后,男孩才继续往下说:“若想说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预言之子,那么石中魔龙就是指龙石岛上的龙形雕像,‘光明使者’嘛,一把发光的剑便能充数。而如果有人认为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是预言之子,那石中魔龙就是化石龙蛋中孵出的真龙,燃烧之剑嘛,完全可以是指龙口中喷出的火焰吐息了。”说到这里,他忽然抬眼看了看艾格,话锋一转:“但如果谁想说——你,总司令大人是预言之子呢?石中的魔龙可以是野火,因为这种作为可燃物质的调配用到了石油,而燃烧之剑,自然就是野火点燃后产生的熊熊烈焰了!”

  艾格抬手打断了小绿先知的长篇大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预言语句的模糊性,让解读有了极大的主观和可塑性。只要敢编,任何人都可以是预言之子,所以呢?”

  “你迅速掌握了其中一个关键点。”布兰表情虽毫无变化,语气中的赞许却相当明显,“可你注意到预言的先后顺序,和实际应验上的细微差距了吗?”

  “什么?”艾格终于有点跟不上思路了。

  “这是一个来自亚夏的古代预言,无论是在空间上还是时间上,都遥远和古老到连我都无法追溯最初的起源。而就是这么一个经历了漫长岁月洗礼的预言,却终于开始化作现实。看起来,这是个很神奇也很准确的预言……但只要稍稍注意细节,就会发现一些不够‘准确’的地方。”

  “比如?”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布兰重新念了一遍预言的前三个句,“注意到了吗,这三件事之间的顺序?夏天结束--血色彗星出现--最后才是异鬼卷土重来。但实际上呢,异鬼早在你遇到它之前一年多就已经开始活动在塞外,而血色彗星的出现,则又是在你杀死第一只异鬼之后的一年多……这一前一后,便是两年的空档;而这个长夏,又要在血色彗星出现后一年多,才真正被公认结束。所以,正确的顺序是:冰冷的黑暗苏醒,星辰泣血,长夏终结。”

  艾格是守夜人,甚至比大部分守夜人更直观接触了若干大事件,他不用回想也知道布兰说的不假。但对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大众而言,两三年时间一闪而逝,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再说,这其中细微的先后分别,能说明什么?

  ……

  “我不明白,预言的第一段顺序有点小问题,又怎样?可能是口口相传过程中导致的失真,也可能做出预言者是个不拘小节之人,你要因此就否定预言,未免太过牵强。”

  “不,我不是打算否定预言,我只是想提供一个新思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微妙的顺序差异,本质上可能是因为反应不够迅速的‘后知后觉’?”布兰摇头否认了艾格的指责,“若说‘星辰泣血’代表着预言的开始应验,或是魔力的复苏归来,那异鬼应该和龙、血色彗星都同时、至少差不多时间出现才对,但事实是:后两者一直到你遭遇异鬼,守夜人开始策划北上的游骑兵远征但最终放弃等消息彻底传开后,才突然在一夜间全冒了出来,中间时隔了超过两年!你就没想到过什么吗?”

  “你是说……”艾格恍然。

  “比起‘预言开始应验’,倒更像是‘某位存在终于意识到对手开始行动,才匆匆进行了一番操作,制造出天象,让预言中的内容开始变为现实’。”

  艾格眯起眼睛,终于明白了所谓“预言的第三种类型”是指什么。

  “你是说,这个预言其实根本就不是‘预测’,而是保证。支撑它的不是预知未来或是言出法随之类的神奇超能力,而是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以实力和手段,来保障它会全部兑现成事实?”

  “仅仅是猜测,但却能解释通很多事情。”布兰肯定了艾格的猜测,也问了他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先假设这猜测是真的,而你就是预言背后推动它成真的人——你会提前几十上百年开始布局和培养预言之子,只为最终打一仗,将黑暗‘驱离’吗?”

  ……

  艾格一介凡人,如何能模拟“神祗”这种角色的思维方式?他本想拒绝思考这个问题,但转念一想,其实代入“私企老板”这角色就可以了——而他敲在守夜人产业的创立中体验过了一把这种滋味:

  产业的运作和发展、领路人各种方针策略和想法的实施,必然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去真正办事……这些人才,难道是守夜人产业从精子、卵子、胚胎乃至父母和爷爷奶奶就开始培养的?

  当然不,社会是在动态的自我调整中运行的,只要人类不死光,总会有普通、优秀和更优秀,合适与不合适之分……无论什么老板,所想要的员工总能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招揽到,只是或充足或稀少,需要花多少时间、付出多少代价能寻找并雇佣到的区别罢了。

  他通过切换状态思考,很快得出了答案:“不,我不会提前多费精力布局和培养,而是会积蓄资源和实力,先确保自身在大势上不落下风。等到真正需要英雄这样的角色时,只需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畴内寻找一或几个合适的人选,给他们提供资源、暗中帮助和机会,让他们为我打赢这场对寒神的战争就行了。”

  还没回答完,艾格自己就先恍然大悟:自己的回答,不就是典型的列强寻找合适棋子打代理人战争的思路吗?布兰想表达的意思便是:预言之子并不是天生的,谁在机缘巧合下应验预言、或是被选中在助力下驱退了黑暗,谁就是预言中那个英雄!

  至于这个人和预言中那些模棱两可的叙述所“吻合”的地方,自然会有好事者和后来人去书写和填补。

  那么,龙妈自焚孵龙然后一路开挂大杀特杀最终带着大军返回维斯特洛;自己顺利地建立起守夜人后勤部并在一番波澜后成功上位总司令、强化长城防守……是不是都有拉赫洛在背后于暗中相助,自身仅是代理人?

  这猜想实在是对意志自由的极大挑战,让艾格感觉很不好:没人会喜欢当牵线木偶的。

  “这段古老的预言,其实就是与寒神为宿敌的那位光之王,对那另一个相似存在发出的警告:‘和我作对,必然会有人来收拾你’。关键其实根本不在预言之子上,它的核心是最后一句话,即结果:英雄会驱离黑暗。”好一番东拉西扯后,布兰终于回到了他的叙述逻辑上来:“至于英雄是谁,怎么驱离,根本无关紧要,光之王要的是结果成真。”

  怎么把两位传说中的神祗说得和街头打架的混混似的?艾格脑中忍不住产生了这样的联想——某个浑身冒着火的存在,用恶狠狠的语气对另一个由冰一般物质组成的人威胁道:“敢动,削死你。”

  他很快明白了自己莫名产生的熟悉感从何而来:这条广为人知的亚夏预言,不就是“勿谓言之不预也”的异界、魔幻、加长和神祗专用版么!

  ……

  “寒神有异鬼,光之王有预言中的英雄——也许是不能,也许是不想,也许是彼此达成了协议。总之,红神祭司们口中这唯二的两位真神,选择了通过隔空角力的方式来分胜负。”布兰最后总结到,“这意味着,尽管我们没人知道这两位神祗到底是什么,何种模样……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行动。身为人类,我们的对手是棋盘上的异鬼,而不是棋盘外的寒神。”

  绕了一大圈,布兰不但没为艾格解惑,反而让他脑中更乱了:按照这个理论,已经成为赠地实际上的领主,勉强开始在权力的游戏里摆脱棋子身份的自己,不过是从一个较低层次的棋盘,跳到了一个更高层次的棋盘上而已,远未实现成为棋手的梦想。

  若是自己弃守长城防线任由异鬼们侵入七国,能不能把背后的光之王逼到台前来?艾格无可遏制地在脑中产生了这一念头,但理智告诉他:布兰所说的终究不过是他自己的一个推断和想法,自己不可能——拿维斯特洛所有活人的性命当小白鼠来验证其真伪。

  ——

  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