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后冠镇内堡居民成分单一、没有新赠地民更没有来历不明的闲杂人等的原因,大部分人进了这里就会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典型的就比如来自临冬城本该看护自家两位小姐的士兵们:出了内堡,他们会分工明确、寸步不离地盯着艾莉亚和弥赛菈,而一进来嘛,就立马变成放养模式了。

  依靠着这种大意,握着缝衣针剑柄的艾莉亚小心地避过了正为龙女王而进行着激烈讨论的他们,来到了后冠镇内堡连接湖心岛的桥头附近,躲在一栋屋后探头侦查这处上岛必经之地。

  不远处,四名黑衣黑甲的守卫肃立桥头,认真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内部员工们。

  该怎么通过这里呢。

  隐匿身形悄悄溜过去?拜托,现在可是白天,桥头空空旷旷没有一点遮掩,莫说是四名守卫,就算只有一个,仅需时不时扭扭头张望一番,任何想过桥的人都无处藏身。

  扯谎说去那座岛上有事?可——湖心岛极小,除一座塔楼外再没有其它任何建筑,而塔楼内也早已空空如也,自己哪有什么理由过去?

  冲过去?可拉倒吧。

  刺杀说起来简单,实施起来果然没这么容易啊。

  艾莉亚苦恼地想着,在角落里朝手哈着气,搓了又搓,纠结好半天没想到办法,眼角却终于看到了一个略有些熟悉的身影:那是后冠镇内堡大厨的学徒威利,自己常常陪着弥赛菈去厨房给托曼的小猫要厨余和碎肉吃,一来二去便认识了他。这年轻学徒此刻正端着一个木盒,盒中微微逸散的热气表明其中应当是新鲜出炉的食物——哼,居然还给疯王的女儿送吃的?

  艾莉亚暗暗恼火,醋意大起。要是自己有什么毒药就好了,只要偷偷在送给疯王女儿的食物里下那么一点,杀人于无形,那才真真是最好的手段——父亲说毒药是女人的武器?说得真好!

  可现在……

  她灵机一动,把缝衣针连鞘塞进衣服底下,按了按翘起的剑尖把这头用裤腰勒住,然后大大咧咧地从藏身处站出来,向厨房学徒威利叫了一声:“喂!你!过来!”

  “史塔克小姐?”年轻的厨房学徒停了下来,端着木盒有些呆呆地转向她,“您在这里做什么,我刚才看见艾格大人好像在到处找你呢。”

  “嗨,别管他。”艾莉亚见对方不过来,只好自己走过去,回忆梅丽珊卓那自然魅惑的表情动作,竭力模仿着朝他眨了眨眼睛,“你这是在做什么,要给疯……龙女王送吃的去吗。”

  这招果然好用,厨房学徒很少能和女孩——尤其还是史塔克小姐这样的女孩说上话,被她明明很生涩笨拙地一逗就满脸通红起来:“是啊,我师父说了,得趁着热赶紧送到,这可是艾格大人亲自吩咐了要好生招待的贵客。”

  “厨房很忙吧,你回去呗,我帮你送。”艾莉亚一副热心的模样,伸手就要接过盒子。

  “干嘛。”谁想这回威利倒不楞了,一转身避过了艾莉亚的热心援手,“我师父嘱咐我一定要亲自送到的!”

  “我堂堂艾莉亚·史塔克,北境守护的妹妹,还会偷吃你东西不成!”艾莉亚叉腰瞪眼,试图凭气势吓唬住小学徒,“拿来!”

  “不……不行……”小学徒虽然年纪还比艾莉亚大点,却毕竟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起初真被她震慑住了几秒,哆哆嗦嗦好一会,才鼓起勇气摇头,“不行,外面大家都说龙女王长得很好看……我……我刚刚在厨房里打下手没看见,这回正好要去看一看呢。艾格大人好像找你有急事,你……你还是赶紧回去见他吧。”

  说罢,也不等她想下一招,逃命也似地朝桥头那几名守卫快步走去。

  这小学徒看起来老实本分的,结果也要去看女王,男人果真都是大猪蹄子!艾莉亚气得直跺脚,但怕引起守卫的注意,不敢大声呵斥,只能灰溜溜地躲回了藏身处。

  怎么回事嘛,按照剧本,难道不该是自己成功骗到饭盒,面对守卫一番“我怀疑你是刺客,但没有证据”的凶狠盘问但最终被放进去,有惊无险……成功得手后又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追逐,最后全身而退的吗?

  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呀,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行不通了!

  被连番遇挫弄得灰头土脸的艾莉亚又急又恼地重新观察湖心岛,郁闷了一会,竟真找到了新办法:那个袖珍湖的湖心岛与外界虽然只有一条木板桥相连,但因为天气寒冷,湖水其实已经结冰了……虽然不知道厚薄,但自己个子小体重轻,应当是可以安全走过去的,根本没必要非和被人看守的桥死磕嘛!

  找到上岛捷径的艾莉亚兴奋起来,转身离开藏身处,故作轻松地哼着歌,熟门熟路地穿过屋宇间的缝隙和走廊,绕到了远离桥头的另一边湖岸处,低头打量起湖面来:

  湖被冻左,结的冰导致雪花接触不到水面而堆积,冰面平整光滑,于是呼啸的风轻松将雪从湖中心扫开推到岸边,和原本就在岸上的积雪连成一片后,让人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岸。只有偶尔出现的坑洞大概指示了湖岸分界线所在——这些坑洞是被人为挖砸而开的,为的是通过洞口取水,但此刻这里空无一人。

  艾莉亚想起来了:为保护这个珍贵的水源,防止居民滥用或往里面倾倒垃圾和排泄物,师傅一直有强调未经允许不得随意接近玄。而在湖中央的冰面上打洞捕鱼,更是只有经过他亲自批准才能进行的行动,因为湖小鱼少,没有贵客更是会干脆地完全禁止,艾莉亚自己就只吃过两次这个袖珍湖里的鱼……味道还挺鲜美的,就是量少。

  通过回忆这些细节,艾莉亚确定了两点:一、自己的体重通过冰面绝对没问题;二、得小心湖中央捕鱼时留下来的那些洞,它们可能被之后的重新封冻和雪掩盖,看上去差不多但厚度肯定不足,踩上去便可能出现危险。

  要是自己不小心掉进冰湖里淹死了,也不知道师傅会不会懊恼和痛哭流涕?

  这样想象着,艾莉亚竟不知不觉代入“被淹死的女孩”一角,感觉鼻子酸酸的……怀着这种凄凄凉凉的心态在湖边转悠了半圈后,她总算找到了一根粗长都让她满意的树枝。拿起来敲掉上面的冰渣,她拄着树枝当拐杖,踏上了横跨冰面的漫长征途。

  好吧,其实湖岸到湖心岛就几十米远,再怎么一步一停地小心谨慎,也是几分钟就到了。这短短一程还颇为惊险刺激,艾莉亚依靠树枝躲开了两个隐藏在雪下为捕鱼而凿出的冰窟窿……到湖中央岸与岛最中间的时候,脚底下的冰层还嘎吱嘎吱地响了几声,吓得她赶紧趴低身子,手脚并用地分摊体重到了湖面上,狼狈地走完了最后一程。

  气喘吁吁,她终于摸到了岛上。现在,她离疯王的女儿,只有不到十米之遥,以及一堵石墙的相隔了。

  贴着塔楼的外墙,她小心翼翼地向塔楼入口的方向绕过去,然后就又听到了两个男人的说话声。

  ……

  “你感觉到了吗。”守卫甲用刻意压低的嗓音说道,“女王身上有一股好强的气场,我方才在比赛场上跟着艾格大人去迎接她,被慑得话都说不出来,还好本来也轮不到我说话。”

  “咦,你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被龙吓坏了产生的错觉呢。”守卫乙接话道,“要不是大人没发话我不敢乱动,当时真想直接跪下去。”

  “我也是!这肯定不是错觉,龙飞走以后女王也依旧有点吓人!”甲叹了口气,“总司令大人不愧是总司令大人,不仅被龙盯着面不改色,连话也依旧顺畅流利,照样和女王侃天侃地拉家常套近乎,我看女王脸色明显好转多了。”

  “是啊,牛人总是有牛逼之处的,不然谁都能当总司令了。”乙赞同,“哎你说,龙女王是和龙一起待久了身上沾染了龙威,还是生来就这样?”

  “我觉得是本来就这样,不是说她真身就是一条龙,是那三条龙的母亲吗。有龙威不是很正常?”

  “胡扯,你听的是哪个神奇的版本啊,那三条龙是她杀了自己丈夫,然后抱着龙蛋用血魔法孵出来的,不是她自己生的!”

  “你听到的才是鬼扯的版本吧,她丈夫是被人用巫术害死的,不是她杀的!她身具真龙血脉,丈夫被谋害后心中的怒火酝酿,从虚无凝成实体化作了龙胎,然后生出来三个龙蛋!”

  “你见过龙蛋有多大吗,女王那么苗条,哪像生得出那么大东西的样子!”

  “那可说不定,她又没在我面前脱过裤子,说不定龙女王的下面和正常女人不一样呢。”

  ……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什么都能聊到下半身去。艾莉亚啐了一口,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看了看:两个有些面熟的后勤部士兵,黑衣黑甲全副武装地站在塔楼入口外,背靠着门,面对着木板桥连接对岸的方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艾莉亚头一回这么讨厌师傅的办事缜密:太过分了,居然派了这么多人保护疯王的女儿,一点机会都不留给刺客!

  这回又该怎么办?她皱着眉开动起脑筋。

  想办法弄出什么响动把这两个家伙骗走?这岛一共就这么大!

  径直走上去骗他们说自己有话要带给女王?旧神在上,连自己都面熟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己这个史塔克小姐!

  那,冲上去趁他们不备把两个都干倒?

  唔……倒是可行,但艾莉亚打量了下这两个大个子守卫的体形和装备,心里嘀咕起来。不行不行,还是算了吧,自己把这两个师傅最信任的侍卫杀了,师傅一定会生气的,到时候怎么和他交代嘛。

  再说,自己可是刺客,刺客就是要潜入和暗杀的,开无双冲进去,那还能叫刺客吗!

  这不叫怂,这叫敬业。

  塔楼有没有能供人钻入的洞?可以像布兰小时候一样爬上去钻窗户嘛!

  她抬起头往塔楼上面瞧去,扭头后却冷不丁发现身旁有一大团黑影,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雪地里,定睛一看,居然是师傅——他在自己打量门口那两个守卫时,不知怎地就悄悄绕到了自己身后,借着呼啸风声的掩护,自己居然都没发现!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