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草娇嗔的样子,美眸流转,嘴角上扬,酒窝深陷吗,整个人比她怀里的花骨朵还要美。

  毕竟还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女,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夜殇发现这一刻自己已经深陷于她的笑容中,紧接着涌上他胸腔的还有一丝丝的愧疚……

  这么年轻美好的女孩,竟然被他拐走当了他孩子的妈妈,要是她知道了真相,以她倔强的个性,那会是怎样的后果?

  忽然之间,夜殇不敢深入的想下去。

  他展开双臂,一把将眼前瘦小的女子紧紧的圈在了怀里。

  蓝草猝不及防的被他这么一抱,有些莫名,kàng yì道,‘喂,你干嘛把我抱这么紧?你看花朵都被压扁了……’

  夜殇低头吻上她的唇,唇齿之间含糊道,“别管它,让我好好抱一抱你。”

  抱一抱?

  蓝草头皮发怵,他这是亲一亲,不,是咬一咬吧?

  这厮突然发什么神经,竟然攫取了她的唇就用力的啃咬,就好像在发泄某种情绪似的,他随意妄为,想抱就抱,想亲就亲,他难道就不知道没有做好准备之下迎接他的突袭,自己是会痛的吗?

  因为担心嘴唇被他咬破,蓝草死命的推拒他,“唔,那个,夜殇,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她嘴上的压力瞬间减轻,那个男人终于放开了她,额头抵着她的,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很痛吗?’

  蓝草喘息着,没好气的瞪他,“你的嘴唇也让我咬咬试试看?”

  “呵。”他发出一声轻笑,深邃的眸里多了几分温柔,“抱歉,刚才我失控了。”

  蓝草冷哼,‘你哪是失控,你分明是故意的。’

  ‘好,如你所愿,我是故意的。’男人从善如流,勾起的唇角是一抹的宠溺笑容。

  “……”蓝草窘了。

  他这么一说,倒好像是她勾引他亲吻自己的……

  为了避免尴尬,蓝草低头看着手里的花束,被他刚才那么一抱,她怀抱着的花束早就失去了最初的娇艳欲滴,蔫蔫的样子就好像刚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摧残似的……

  “看你,好好的一束花就被你弄成这样了。”蓝草惋惜的把破相了的花束塞回他手里,‘还给你,你自己做的孽,自己享受去。’

  说完,她推开他,转身就要走。

  ‘等等。’夜殇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干嘛?”蓝草试着挣脱他的手,无果。

  ‘既然这花破相了,我带你到花房重新给你摘一束。’男人拉着她,缓步的朝花房走去。

  显然,他想一路漫步看风景过去。

  感受到他的大手握着自己小手的温度,蓝草莫名的开心。

  她有多久没有跟他手牵着手一起漫步了?

  好像自从他们认识以来,这么浪漫的场景很少有吧?

  在园艺工人细心打理之下,花房还是那个花房,花香鸟语的空间,让人很想在此陶醉一辈子。

  看着那白白的一片花海,蓝草很是纳闷,‘夜殇,花房里为什么只种一种白玫瑰?’

  ‘因为我母亲喜欢。’夜殇脱口而出。

  每次他踏入这个花房,心里总有异样的感觉。

  他会想起他和她的第一夜就是在这里,想起他那个喜欢白玫瑰花的生母,想起他那个用一枝白玫瑰就对生母求婚成功的父亲……

  可以说,这个花房就是为他们而建,每次有心事的时候,他会到花房来走走,那会让他想起自己的父母,想起导致父母年纪轻轻就离他而去的仇人,想起自己肩上扛着的使命……

  总之,花房是他回忆的灵魂所在,同时也是鞭策他强大的动力源……

  如今多了个女人,一个怀着他孩子的女人!

  此刻,他就牵着这个女孩的手缓步在花房里,不知道在天堂的父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导致他们殒命的凶手的女儿时,他们会怎么想?

  “你是说范冰晶?”蓝草直呼夜殇母亲的名字。

  夜殇愣了一下,随后用沉默表示了肯定。

  他并不打算纠正她,就让她以为他建这个花房是为了养母范冰晶好了。

  在他这样虚虚实实的回应之下,这个女人的脑袋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这个花房是为了他的亲生父母而建……

  蓝草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劲,“奇怪了,我怎么看不出范冰晶最钟爱的花是白玫瑰呢?在美国的时候,我可是见到范冰晶的房间里摆放的都是红色的玫瑰啊。”

  “也许是你们女人善变,一时一个样吧。”夜殇揶揄道,用幽默的话语转移这个女人的注意力。

  结果表明他的计策是对的。

  蓝草瞬间就他转移了注意力。

  “可恶,要说善变,非你们男人莫属了,还有口是心非也是你们男人的专属,所以请不要侮辱我们女人,明白了吗?”

  夜殇随手摘了一朵白玫瑰刮了一下她的小脸蛋,‘这么说来,作为女人的你很专情,这辈子只爱我一个男人?’

  “谁爱你,我爱的是这漂亮的玫瑰花好不好?”蓝草恼羞成怒的瞪他一眼,然后狠狠的从他手里抽出那一枝白玫瑰……

  ‘呼……’男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见他手掌紧握,浓眉紧蹙,脸上流露着痛楚,蓝草顿时紧张了,‘怎么了?你的手被花刺弄伤了吗?’

  “嗯,疼死了。”男人虚弱的把脑袋搁在了她细瘦的肩膀上。

  还好,这个男人还知道她是个孕妇,并没有把全身的重量压在她肩上,否则她必定会被他高大的身躯压到倒地不起。

  蓝草哭笑不得,拍拍他的背,“喂,你这是在向我撒娇吗?”

  “嗯。”男人坦荡荡的承认自己对一个女人撒娇,嘟哝声说,‘我花粉过敏,呼吸困难,腿发软,浑身没力气,你快扶我到那边休息一下。’

  “还花粉过敏?”蓝草不被他忽悠,嘲弄道,“夜殇,你够了吧?这里就我和你,你这么努力的演戏是想给谁看呢?”

  “你!”男人笑眯眯的。

  “我?”蓝草挑挑眉,“是的,你戏演得很好,可是并不能打动我,所以你还是赶紧恢复本色吧,本色出演那才是你的霸气,否则模仿别人演出,不伦不类的,我都没眼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最新章节,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