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蓝草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双目紧盯着屏幕看……

  一,二,三……

  蓝草在心里默念了三秒,然后屏息等待迹的发生。

  而下一秒所发生的事,让她惊叹。

  手机的屏幕竟然自动解锁了。

  蓝草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机,还真被那个男人说了。

  真的有心灵感应?

  这么高科技的开锁技术,要是卖给那些制作手机的商人,会是多大的一笔数目?

  不过,她也开始YY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心灵感应,感应的对象是一台手机?

  是一台手机?

  蓝草想想都觉得可笑,于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夜少,您在听吗?您能听见我说的话吗?”

  在蓝草为那特的解锁技术赞叹时,手机里传来了沙凌焦急的询问声。

  咦,电话是什么时候接通的?

  蓝草可不记得自己刚才有接起过这个电话啊?

  会不会这又是一项新功能,在她用心灵感应打开屏幕的时候,同时也接起了这一通电话?

  如果这个功能存在的话,那夜殇得担忧了。

  自动接来电,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要是某个来电她本来不想接的,可手机系统却绑她接起了电话,那岂不是搞得双方都很尴尬?

  “夜少,冰晶夫人被bǎng jià了,生命恐怕有危险,我们需要您具体的指示我们要在呢吗营救冰晶夫人……”

  沙凌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回过神的蓝草总算听清楚沙凌的话了。

  她震惊,“沙凌,你刚才说,冰晶夫人被bǎng jià了?

  “原来是蓝xiao jie啊,没错,冰晶夫人在桃花林里被不明人士bǎng jià了,现在下落不明,对方扬言要见夜少,否则要杀了冰晶夫人!蓝xiao jie,夜少在你身边吧?你让他接电话……”

  “我听见了。”低沉的男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沙凌,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蓝草猛地回头,只见裹着浴巾的夜殇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朝他们走来。

  此刻,手机开着免提功能,电话另一端的沙凌也听见了夜殇的声音,于是急切的汇报,“夜少,我和冰晶夫人进入桃花林,忽然,我们两个被隐匿在桃林里的人飞射了má zuì针,我当时感觉到不妥,本想用自己的身子挡住那接二连三射过来的má zuì针,不让这些针伤害到冰晶夫人的,结果,我还是疏忽了,让冰晶夫人了má zuì针,当场毫无知觉,而我……”

  má zuì针?

  一听见这玩意,蓝草鸡皮疙瘩起。

  她把手机递给夜殇,“你跟沙凌讲话吧,听起来你妈妈遭遇了很大的危险……”

  “我知道。”夜殇接过手机,然后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蓝草感受着这温润的一吻,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在强装镇定。

  她可以理解。

  一定是范冰晶被bǎng jià的事cì jī到他,让他担忧了起来。

  “沙凌,按照你这么说,我母亲被bǎng jià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夜殇沉沉的问。

  “是的。”电话另一端的沙凌点点头。

  他目光看着四周围的桃花林,那里依旧是一片漂亮的粉红,风吹过落下了片片桃花,一眼看去,甚是美丽。

  然而,在这么美丽的桃花林里,竟然埋伏有绑匪娴熟的用射击má zuì剂来伤害无辜的人。

  当时,他保护不了范冰晶不说,自己也了má zuì针当场晕了过去。

  朦朦胧胧种,他只听见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声音。

  “这个女人是范冰晶,那个自己给自己封冰晶夫人的老女人?”

  “哪里老了?你看他细皮嫩肉的,一点也不必那些十来岁的小姑娘差。”

  “去你的,还十来岁呢,她已经五十了。”

  “有吗?没有五十吧?真的,她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不愧是当年fèng huáng岛那些傲慢的精英男士纷纷爱慕的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怎么?龙哥你这么说,是打算要把她……”

  “去你的,我才没有你这么龌龊,我们办正事要紧,免得金先生久等。”

  “那这个男人怎么办?”

  “他叫沙凌,是夜殇的手下,让他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这样行吗?会不会他在装晕?这样可不行,要是泄漏了我们的身份,那可糟糕了。”

  “要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晕了还不简单,再给他注射几针má zuì剂不行了?”

  “你不会这么残忍吧,这玩意注射多了,可是要人命的,金先生早吩咐我们,不准伤人……”

  “切,先生是仁慈,bǎng jià这种事不伤人,那还叫bǎng jià吗?”

  “错了吧?龙哥,应该不叫bǎng jià,我们这叫抢劫,暗埋伏,然后光明正大的抢劫,大家说是不是?”

  “是,当然是,支持虎哥。”

  “去去,你们别瞎起哄了,快点把这个女人带走,还有这个叫沙凌的,把他藏起来,不要让人轻易的看到他。”

  “用不着,这里到处是桃花树,我觉得随便放一颗树下面都算是藏了吧?”

  “想的美,我们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小子,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行。”

  “怎么,你有好的想法?”

  “当然。”

  “说来听听?”

  “……”

  总之,沙凌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以内容,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了。

  而当他醒来的时候,是从桃花树掉到地,给狠狠的摔醒的。

  醒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额头流血了。

  原来那些绑匪把他放到了桃花树的树杈,他麻药褪去之后,稍稍动了下身子狠狠的摔下去了。

  而地刚好有块大石头,他刚好摔倒在那石头,磕破了额头。

  那块石头一看是故意搬过来,摆放在他有可能摔倒落下的那个地方,摆明了是要弄伤他。

  该死的,他们的金主不是说,bǎng jià可以,但不能伤人吗?

  为什么这帮家伙不听那金主的话?

  现在想起那帮家伙的对话,沙凌恨得牙痒痒。

  不要让他遇见那帮家伙,否则他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沙凌,知道是谁bǎng jià的范冰晶吗?”夜殇冷静的问。

  蓝草也竖起耳朵,凑到夜殇跟前听电话里的沙凌怎么说的。

  沙凌自然是把他和范冰晶被袭击的过程说了一遍,并且把那些绑匪的对话尽可能详细的说出来,以便夜殇分析这帮人到底是谁派过来的。

  蓝草仔细的聆听,忽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姓氏,于是问道,“我听到金先生这三个字,会不会是金浪?”

  “金浪少爷?”沙凌笑笑,”我可没有怀疑他,他是夜少的朋友,跟冰晶夫人也很熟,他怎么会做这种粗俗的bǎng jià行动呢?再说,金先生的手下不会那么野蛮的,所以我觉得不会是金浪先生。”

  “那你觉得会是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最新章节,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