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觉昨晚抵达香江,今天一早就到了【蓝馆】。

  虽然把小周放出去接人,身边没什么可使唤的人了,但在后台,端茶送水递水果的活计一直有人在做,都不用韩觉开口,好东西就一样一样地送过来。而且像是经过了事前调查,送来的都是韩觉喜欢的。把韩觉照顾得十分周到。

  韩觉一个人享受一间休息室,躺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简直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惬意。

  “他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金璨听着另一间休息室韩觉的待遇,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香蕉,感觉到了落差,几口把香蕉狠狠吃完。

  经过彩排的【W.I.N.4】此时正在休息室里休息,准备着晚上的正式演出。

  “没办法啊。谁让董事长一来就直奔韩觉那里啊,而且还跟他一起吃盒饭。”林郁哲悠然翻着书,似乎对董事长偏爱韩觉的现象早就见怪不怪了。

  早上的时候,老董事亲临蓝馆,带着韩觉去舞台现场转悠,聊天,回来之后还在韩觉的休息室里一起吃午饭,鼓励韩觉好好演出。在走之前,老董事特意抽出五分钟时间,顺便慰问了一下【W.I.N.4】的几个成员。

  金璨、向祖、林郁哲虽说早有预备,但笑容依然苦涩,毕竟时隔六年,他们还得重新让自己习惯起来。

  “对了,你们谁有听过韩觉要唱的歌?”向祖问。

  大家一致看向顾凡。

  顾凡戴着耳机听音乐,在闭目养神:“别看我啊,我没听过。我倒是想听来着,可惜韩哥和乐队排练的几次,我都在外面跑行程。后来我去问过乐队老师,他们笑啊笑,笑得特别神秘,也不讲歌里唱了什么。你们如果是担心歌曲质量的话,那不必的,总监和经理是听过的,觉得好,还说如果韩哥给我制作的单曲有这种程度的话,我……”

  向祖听着耳边叨叨叨个没完的顾凡,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林郁哲。

  林郁哲摇了摇头,说:“刚才彩排的时候,他就坐着哼哼,没唱,听不出来唱得什么东西。不过看灯光和特效,都挺平的。”

  “怎么,他还不敢唱了?是怕我们刺探敌情,对我们进行牵制啊?”金璨冷笑连连,趴在地上做了二十个俯卧撑。

  林郁哲回答:“那应该不是,我听工作人员讲,他好像是睡到一半被叫起来彩排,在台上的时候还没睡醒。”

  下午彩排的时候,顾凡四人要练动作和走位,轮到韩觉的部分,他就静静地坐在舞台中间,闭着眼睛,轻轻哼上几句,坐了两首歌的时间,然后就回后台继续睡觉了。

  “……这家伙!真当在自己家了!”金璨又气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还对着空气来上几个直拳,摆拳,仿佛面前有人。

  门忽然打开,金璨猛地站直立正,唯恐开门的是韩觉。

  “你干嘛?”经纪人打开门口之后就看到木棍一样的金璨,有些奇怪。

  “我在热身。”

  “别热了,准备一下换装。”

  “噢。”金璨小跑过去从造型师手里接过衣服。

  演唱会服装的造型和风格,总是要比普通衣服来得夸张一点。

  “韩觉那边穿什么样的?”向祖问。

  经纪人回答:“他自己带的。”

  金璨又开始愤懑:“这家伙!简直……”

  “好了好了。”顾凡按住金璨的脑袋,揽着他要金璨赶紧换好衣服开始上妆了。

  时间已经到了六点。

  在开始忙碌起来的后台,韩觉的休息室依然安静地适合睡眠。

  不过韩觉已经睡饱了,坐在沙发上正在打电话。

  “没关系的,你先忙就好,不来真的没事。”韩觉打着电话,跟电话那头的章依曼说。

  章依曼因为工作原因,临时有事没能来香江,很是伤心:“那还是很可惜啊,那么重要的场合我来不了……”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场合啊,”韩觉笑了笑,“我就是来唱两首歌的,跟赶通告一样。”

  “骗人,如果不重要,那你怎么可能会在前队友的舞台上赶通告。”

  “咦,你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我本来就不傻!”

  “行吧,既然我怎么给你台阶你都不下,那我跟你讲,今晚对我意义非凡,你不能来,我是真的受伤了……”韩觉也不给章依曼开口的时间,继续道,“看到你电话打过来,我还很高兴来着,以为你到了香江还要跟我打电话说想我了,结果你一开口,语气就无比冷淡地说你来不了。唉,傻妞你变了,难道是太容易得到我,所以让你感到腻了吗?”

  “啊!我没有变!你在说什么!我语气也不是冷淡,我只是很难过!超级难过!啊呀!你在说什么呀!”章依曼语无伦次地辩解着。

  韩觉的玩笑点到即止:“好好好,跟你开玩笑呢。其实只有一点点难过,你下次见面补偿我的话,就不难过了。”

  “……”

  “喂?喂?”韩觉拿着电话等了半天都听不见回复,有些疑惑。

  “啊!补偿你!好的!好!我一定会补偿你哒!”章依曼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大声保证会补偿韩觉。

  “那行,我要写点东西了,先挂了。”

  “好的!大叔加油!哈……”

  电话挂断的前一刻,韩觉隐约听到了一串野心满满的狂笑声。

  放下电花,韩觉就一边从口袋里拿出记录灵感的纸笔,一边呼唤着小周:“小周,录音笔!”

  关溢从门外进来,从包里翻出录音笔给韩觉。

  韩觉这才想起小周被他派出去接老粉丝,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韩觉拿过录音笔准备录下了刚才通话时脑袋里响起的熟悉旋律。

  韩觉开着录音笔,唱一句,写一句:【电话响起了,你要说话了,还以为你心里对我又想念了,怎么你声音变得冷淡了,是你变了,是你变了~】(《我真的受伤了》——张学友。王苑之版本的也推荐。)

  关溢警惕地站在门外,虎视眈眈地看着过道上来往的人员,唯恐韩觉的新歌被外人听了去——房间里窃听器什么的,关溢已经搜过了,因此不必担心。

  等韩觉把脑子里关于这首歌的旋律和歌词都掏空之后,小周刚好回来了。

  “她们已经进场了。”

  “那就好,中间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就是下午到场馆外面的时候,遇到了以前团队粉丝会的副会长,那个副会长现在是【W.I.N.4】粉丝会的会长,老板我跟你讲!当时两边差点打起来!”

  小周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韩觉和关溢,一点没了吊人胃口的欲望:“还好大家都已经成年了,不然肯定打得很凶。”

  “没打起来就好。”韩觉继续低头,在本子上添加或修改着模糊的歌词和旋律。

  小周突然想起后来他们遇到了一个傻子,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要跟韩觉讲。

  那个叫小池的傻子,被敌方团团包围又被同伙抛弃之后,还是会长记起了那个贱贱的声音,是在【小池池池】的视频里出现过的,是自己人。于是上前解救。

  把小池解救出来之后,【小池池池】、【韩觉工作室】、【韩觉粉丝后援会】三方势力,三大巨头汇合成功。只不过小池全程目不转睛、虎视眈眈、杀气腾腾地盯着小周,不好好走路,以至于被广场地面上微微凸起的路灯绊了一跤。真是个傻子。

  还好小周眼疾手快,把这个场面拍了下来,还蹲到地上用了巧妙的运镜。

  小池气得哇哇大叫。

  ……

  ……

  接近八点的时候,观众进场完毕。近八万的观众把【蓝馆】填得满满当当。

  八万人的演唱会,韩觉也是在【极限演唱会】上经历过的。

  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韩觉参加【极限演唱会】,参加的观众以《极限男人》的观众为主,年龄分布很广,不兴应援这一套,大多空手而来,以普通人的心态看演唱会。

  而现在【W.I.N.4】的演唱会,自然是以【W.I.N.4】的粉丝为主,多在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并以女性为主,消费能力强,而且热情。

  一眼望去,放眼都是红色。

  红色的荧光棒,红色的气球,红底白字的灯牌,红色的薄雨衣。

  两场演唱会的视觉效果是很不一样的。

  不过这些热闹都是别人的,韩觉心态放得很平,不羡慕也不胆怯。经过了【极限演唱会】的历练,韩觉已经不怵万人演唱会这种大场面了。

  韩觉是演唱会中场才出现,因此化妆和换装都不必太早。现在韩觉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屏幕,只想找找有没有为他而来的粉丝。

  随着时间越来越靠近八点,观众也就越来越兴奋。

  当最后只剩一分钟的时候,舞台的大屏幕开始倒计时。

  “五十九!”

  “五十八!”

  “……”

  “十!”

  “九!”

  “……”

  “五!”

  “四!”

  “四!……”

  “四?……”

  观众们喊不下去了,看着屏幕里卡住的数字,面面相觑,怀疑是程序出了技术问题。

  演唱会这么大型的项目,出现这个那个的问题并不罕见。但【蓝鲸】事前宣传,这次演唱会请来的都是业内顶级的专家。而首发站第一场就弄了这么个问题,实在让人失望。

  八点已经到了,演唱会却没有如约开始。这给前来参加演唱会的观众,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就在大家快要慌乱的时候,屏幕上的数字突然开始增加,【4】突然跳了一跳,跳到了【5】。

  观众们从两个数字的变动中,似乎预见了什么。有的人大口大口地喘气,有的人呼吸开始变得颤抖,有的人情不自禁湿润了眼眶,有的人在欢呼,觉得买票买对了。

  他们之所以有这些反应,是因为【4】和【5】,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两个数字。

  紧接着,当【5】这个数字开始像心跳一样,噗通噗通跳起来的时候,台下的欢呼声又开始恢复了,观众宣泄般地呐喊,尖叫,现场的音量比之前还要高昂。

  当数字从大屏幕上消失之后,舞台周围升腾起团团白烟。

  在充盈着蓝色的幽暗灯光中,几道身影就从舞台下方缓缓升起。

  只有四个人。

  但大家看清之后都不感到失落和上当,只期待着韩觉会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登台。

  毕竟开场的屏幕有过暗示,韩觉必然会出现。如果最后韩觉至始至终都不出现……除非【蓝鲸】觉得口碑不想要了。

  这次的巡回演出,正如【蓝鲸】宣传的那样,找来的参与者都是业内好手,成本花得很足。

  【W.I.N.4】也很有心,新酒装旧瓶,舞蹈和编曲,都经过了大幅度的改编,给粉丝们带来阵阵惊喜。

  等到演唱会进行到一半,顾凡四个人不停歇地表演,就算体力再强,此时也已经满头大汗了。这时,就轮到中场嘉宾出来,给表演者争取到足够的换装、补妆、休息时间了。

  顾凡喘着粗气,环顾着四周的粉丝,说:“演出的上半场已经过去了一半,衣服也已经湿了,我们得去换衣服。我们不会把你们丢在这里的,因为我们找到了一个人。”

  停了一秒。

  观众们突然接连发出惊呼,开始躁动起来。眼前红色的海洋开始暗潮涌动。

  “有请我们今晚的特别嘉宾……”顾凡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大声介绍道:“韩觉先生!”

  话音刚落,观众就开始疯狂的呐喊和尖叫:

  “啊啊啊!!~~”

  “老天老天老天!”

  “真的有韩觉!!!”

  “……”

  会长和胡霏这些人站在舞台的最前面,大声喊着韩觉的名字,举起韩觉的灯牌,疯了一般地挥舞起来。

  在全场的尖叫声中,舞台的灯光开始一盏盏熄灭,整个舞台变得幽暗。

  顾凡四人从舞台后方离开。

  韩觉站在圆形的升降台上面,缓缓浮出舞台。

  当穿着清爽、握着话筒的韩觉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观众喊了半场演唱会的嗓子,突然又有了力量一般,爆发出惊人的音量。

  韩觉只是站在舞台上,静静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方位的观众,观众的呼喊声就整整持续了三分钟。

  “看来我们还不够努力啊,观众现在都还有力气喊。”向祖被工作人员七手八脚地拿下耳返,擦汗,脱衣服。

  “这样可不行啊,现在喊累了,下半场就没声音了。”金璨拿着香蕉,看着屏幕,嘴巴鼓鼓地说出他的担忧。

  他们这个地方有块屏幕,可以看舞台上情况,以便掌握换装的进度。

  “别说话了,快点吃。”顾凡给金璨嘴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

  然而,就在大家争分夺秒地补充能量,换衣服的时候,在某个时刻,他们的动作不自觉就慢了下来,或明或暗的,分出了一些注意力到了屏幕上。

  因为屏幕里,韩觉站在舞台上并没有立刻开始唱歌,而是环顾着周围,拿起话筒先说了一番话。

  “我曾经有过一个很好的朋友,当然,以我的自负和性格,当时的我并没有好好珍惜这段友情,我想着,朋友嘛,以后还是会有的。但其实朋友会有,好朋友不会有了。后来的我为了和别人当朋友,像蚂蚁一样卑微,像小丑一样可笑。我这时候才想起以前那个真心对我好的朋友。说是追悔莫及,其实都是轻了。”

  “台下的一些人,可能曾经也是很要好的朋友,现在彼此不再联系,甚至老死不相往来。但想起对方,先是怀念,然后唏嘘。”

  “但我比较幸运,我又重新把这个朋友找回来了。”

  “我之所以说这些,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叫大家去找回曾经的好友,我当然知道有些分开是不可避免的。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珍惜每一个对你好的真心朋友,每一次告别的时候,都用力一点,因为那真的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下面这首歌,送给所有失去过好朋友的人。”

  “《最佳损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22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